關於罵髒話我是這樣教孩子

引自諮商心聞報第256期  諮商輔導中心 黃莉婷兼任輔導老師 整理提供

【關於罵髒話,我是這樣教孩子】

  已經有一段時間,就讀六年級的兒子會在遇到不順意的時候罵髒話(單音: 幹!),當我聽到時,都會以眼神示意,讓他知道我不喜歡他那樣說

  雖然他會告訴我在學校,幾乎每個男生都這樣,但我還是讓他知道在我面前,我不喜歡。

  在中小學工作的經驗,我知道髒話或較粗俗的話是同儕間互動的一部份,甚至是展現氣概或取得認同的方式,也是許多男生成長經驗中不曾缺少的;但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性別,也或許是這些話語很少出現在自己的成長經驗中,雖然沒有道德上的評價,但自己的確不喜歡使用這些語言,也不喜歡他人用這些語言對待自己。 

  但這陣子,我發現他不再只是自己心情不好時會使用這些語言,他會在小表妹惹火他時脫口而出,甚至在不服長輩時,不經意罵出。雖然之前我對髒話沒有價值判斷,但現在我對他這樣的行為感到非常不妥,但我要如何告訴他呢?究竟 我對髒話的看法是什麼?其實心中是矛盾的。

  先生說髒話是男生的次文化,若要他完全不講,他可能無法融入同儕,甚至被取笑,這個我懂。曾有一位大學女教授說,就氣功來說,幹字可以抒放怒氣, 有益身體健康,這我也能理解。也曾聽一位男性友人說,男生打籃球不帶髒字, 就像牛肉麵沒放酸菜一樣少了一味,這讓我想起高中時期的籃球場。

  但我還是不 喜歡兒子這樣。

  帶著矛盾與困惑一段時間後,我為自己找到了答案,因為當我以「關係」來 思考這件事情時,我便跳脫了對錯的二元思考。

  為何我不會介意當人在遇到不順意時罵髒話、也能以輕鬆的心情看待同儕間 戲謔的表達,甚至能接受兩人以髒話互罵,因為前者純粹是個人情緒的抒發,後者則是雙方的人都樂於或習於使用這樣的語言互動,少有人會在這樣的互動中感 到受傷,而能單純將它視為表達與溝通的一部份。但若在使用這樣的語言時,其 中有一方並不會使用這樣的文字,無論是本身的習慣或權力的不對等(例如輩 份),都會讓一方感到不舒服或因感到被攻擊而受傷,而這就是我在意的部份。

  於是我告訴兒子,當他遇到不順意或和他同樣會使用這些文字的同儕互動時,若和他互動的另一 方不會使用這些文字(無論是家人或朋友),那髒話的使用非但不能達成溝通的目的,反而先在言辭上對關係造成傷害(當然有些乾淨的話殺傷力更甚於髒話)。兒子能理解我的意思,但他仍問我:那我心裏的那股怒氣呢?我說:罵髒 話並不是唯一處理情緒的方式,有時罵髒話甚至讓事情變得更複雜,如何讓對方 知道自己生氣的原因,我想那才是重要的。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楓樹國小5年3班的學習園地

FSE10550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楊士頡
  • 這個文章好好喔
  • 生氣的情緒每個人都有,學習如何以正當管道處理或宣洩自己的負面情緒,更為重要。
    希望這個文章能給503班每一個小朋友一個學習正當處理生氣情緒的正面教材!

    FSE105503 於 2017/06/20 16:33 回覆

  • 楊士頡
  • (“≈”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